光系男子爱好者/沉迷吸鹤/猫派

《觉醒》里的一个情节

茨木觉醒后,头发变红,想让“吾友酒吞”帮忙扎起来,大剌剌在树下消暑睡觉的酒吞一开始嫌麻烦不肯应允。茨木就安静地盘腿坐下,不错眼珠地盯着他。靠着酒葫芦假寐的酒吞睁开一只眼被盯了个正着,又看到这幅景象,深觉自己犯了什么滔天大罪:“除了找我打架,他平时也没有请求我做过什么事。”酒吞又想道:“我平日里呼朋引伴,给过他们不少好处,无事还能想到我的倒只有眼前这个自称是我的朋友,但总爱跟我操起家伙喊打喊杀的小子。”
 
酒吞叹口气,嘴上还不饶道:“啧,真是麻烦,你这小子觉醒后事恁多,不会扎干脆剪掉算了,本大爷可没有这份每日给孩童扎辫子的闲心。” 

茨木不动,也不说话,他知道酒吞这是答应了。

 酒吞跪在他身后,半直起身子来,鬼手一把扯起红色长发,让茨木疼得是呲牙咧嘴,利爪刮过头皮的感觉也让他一阵激灵。但他不敢张口让酒吞轻点,生怕酒吞反悔。同时,茨木发现,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向后仰一些,或者酒吞挨得近点,正是个被抱在怀里的姿势。这个念头让他很不自在,顺带着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有点想要挣脱酒吞魔爪的意思。然后......被酒吞一把按住了头:“让本大爷给你办事就好好坐着!扭个什么劲儿?”

评论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