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系男子爱好者/沉迷吸鹤/猫派

写在年末

日期是个好东西。我经常需要写日期:做笔记的时候,写备忘录的时候……但是不会特意去记——所以只好一次一次打开手机查看——怪蠢的。日期啊,对于我来说,只有在寻找什么的时候才会显出它的重要性来。比如当我的文件没有归档好而我又急切地想要找到某一份文件时,这时候我就不得不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希望在杂乱无章的脑袋里捕捉关于那份文件初始日期的蛛丝马迹。终于,通过回忆那天我上的课程,我翻找出与之对应的笔记本。当我看到笔记本上端端正正躺着的日期时,非感激涕零不可形容。
日期的好处由此可见一斑。

为什么我要说起日期呢?因为我知道今天过后,我再也不能将以那个数字作为开头的日期写在我的笔记本上了。2016,这四个单薄的阿拉伯数据被我吃进肚子里去啦。它有点苦有点咸,有点难咽,还有点难消化。可是我还是想再吃一遍。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和我一样,元旦后第一次写日期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写上旧的年份,然后一愣,涂掉,重写,再笑着转过去和友人说:“啊,都己经是20XX年了!”……故弄玄虚地发表一些“光阴易逝,良辰难再”云云的人生感言。

我总是因着对旧年的不舍而带着些怨气来迎新,年尾的时候却又因为要告别这一年难过得死去活来。其实仔细想想,这和我们的待人接物是共通的呀。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农历腊月初三

评论
热度(2)

© 鹤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