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系男子爱好者/沉迷吸鹤/猫派

觉醒

茨木x酒吞 

一 化妖 
 
妖魔鬼怪除了从娘胎里头跳将出来便是妖的无一例外都经历了一个妖化的过程。毛虫蜕变是痛苦的,化蝶意味着舍弃过往的自我,转变到另外一种生命的形态去。无奈的是恍若前尘往事般的记忆不会消除。翩跹优美的蝴蝶在听到他人的对其身姿的赞美后会有片刻的空白和停顿,有一瞬间它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在阴暗潮湿的地底缓缓蠕动着的可怜虫。 无论如何,化蝶总归是向好处发展。而妖化,这一不能定性的异化过程对于所有妖怪来说都是灾难,是噩梦。光是身体上犹如回炉重造般的变异就让这些妖怪痛不欲生,哀号不已了:骨骼被内生的诡秘力量打散,又强行重组;皮肤组织被撕裂,愈合,蜿蜒形成一道道枝干遒劲的伤疤;象征着鬼怪身份的部分从血肉中生出,有的是额上的鬼角,有的是尖尖的耳朵。这只是个开始。 
 
 所有瘴气中诞生的新手妖怪不得不面临一个严峻的哲学命题:我是谁?记性好的妖怪们或许在心中隐约有个猜测,但滚到舌尖的名字却怎么也无法被宣之于口。旧名字不得不被舍弃——天道不容妖魔鬼怪顶着人类的命格存活于世。万物化妖本就是逆天而行,搅乱阴阳,打破调和,所以通常伴随着血光之灾。自有记载始,人类便深受其扰。其中又以因仇恨入妖鬼道带来的凶祸为甚。这类鬼怪往往拥有强大的妖力,心怀怨怼的鬼怪们即便是忘记了前尘往事,也要纵容仇恨肆意发酵,揉成最阴毒的恶意,而让人类咽下这苦果。在人鬼共生的年代,阴阳师作为沟通双边的桥梁,担起了化解误解的重任。所以,有本事的阴阳师一般在阴阳两界都吃得很开。但说到底阴阳师是人类阵营的,消灭可能对人类社会造成危害的妖物是其责无旁贷的使命。 
 
酒吞童子妖化的那一天,引来了三道天雷,被这日后的鬼王生生地受了。等到平安京都里被异象召来的大阴阳师赶到时,大傈山已归为平静,焦枯黎黑的大地和山脚只留一副残躯的村庄沉吟不语。探查完毕的一众式神负手伫立,被残留的妖气激荡着,抑制不住地细细颤栗。

看样子是往那边去了。可惜事先和那边的一位大人做了约定,这事是管不了了。也罢,如果真是个祸害,恐怕那位大人也容不下他。年轻的阴阳师叹了一口气,集中注意力画符念咒,为此地枉死的村民超度。这大概就是,天意吧。此地的百来号村民大概从未想过会有一天遭此横祸,成了大妖怪的祭品。真是抱歉,体面的棺椁也来不及给你们备上,只能万亩黄土葬冤魂。


二 遇险 
 
我这是......死了吗,被剥夺了名字的少年怅然想道。孩童约莫十一、二岁,正是初晓世事的年纪。他的双颊微微鼓起,属于孩童的天真模样尚存,化妖前分明是一个生养地极好的小少爷。 
 
 他迷茫地看着自己手上尖尖的利爪,不敢有任何动作,方才抽筋剥皮般疼痛的残象还存留在他的脑海里。妖怪愈合能力惊人,随着疼痛的远离,红发少年的眼睛里褪去了雾气。忽然他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睁大了眼,随后平地上炸开了一束火花,原地蹦了两下,猩红的亮点在风中归为余烬。“才这样啊。”他垂下眼,小声嘟囔道。 
 
 暮色四合,枝桠间偶有昏鸦掠过,寒气开始慢慢聚拢到新生的妖怪身边。我再也不怕冷了,他得意地冲自己一笑。奇怪,为什么我会这样想,就好像我曾经怕过冷似的。念及此,红发妖怪仿佛感到了一丝寒意,这才发现身上未着一缕。他牙疼似地抽了一口气,幻化出衣物给自己穿上。他四下望去,发觉自己处于一片枫树林中。时近深秋,枫叶落了一地,夜幕为其镀上了阴影。他走向一块大石头,脚下的落叶发出愉快的“咔咔”声。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少年面上是一脸严肃。照理来说即使是妖怪,在这个年纪独处于夜晚的孤山,也该感到害怕才是,但是他的脑袋快被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填满了,眼下还来不及有这种正常的情绪。 
 
密林里的妖怪们被未经刻意隐藏的妖气吸引,偷偷摸摸地靠近,来探探林子里究竟来了东西,能不能被吃掉或者会不会吃掉自己。朗月高悬,他们凭借影影绰绰的林木四下躲藏,谁也不愿当出头鸟,首先暴露自己。 
 
哼,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不敢光明正大现身,想来也只是一些鼠辈。他嗤笑一声,被自己的形容词娱乐到了,尖尖的耳朵抖了两下。既然被打断了思考,他索性站了起来,绕着石头慢慢踱着步,红发鬼此时身量尚小,可以说,此举毫无震慑力。 
 
胆大的妖怪已经不吝于隐藏自己了,这么大一块肥肉,先下手为强 。“小东西,你别呆在那儿了,乖乖跟我走,我让你挑个死法怎么样?” 
 
红发少年看到一个绿肤蛙腿的大怪物打暗处出来,溃烂的脸上贴一张狗皮膏药,看不清表情。 自己会被那张发臭的嘴巴嚼烂这个念头有一瞬间钻进他的脑子,让他一阵恶寒。

 “我以后也会变成这幅鬼样子吧。”他分神想道,情不自禁向后退了几步。蛙妖似乎认定了这是个软柿子,当下也顾不得客气了,血盆大口里的百寸长舌就向他门面上直直打来。未料半路生变,一双长箸蛮横地截断了长舌的去处——
 
 “独享美食,蛙兄,缺点意思吧。”

P.S. 人的想法真是有意思,瞬间万变,无法捉摸。我的意思其实是,这篇难产了。对不起。

评论(2)
热度(4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