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系男子爱好者/沉迷吸鹤/猫派

牵丝戏

1
琴师
“许君,接活儿吗?”城西戏园子里的赵合这么问道。

许长生擦拭京胡的动作顿了顿,弦一惊,发出“嗡”地一声。许长生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垂头一心摆弄起他的乐器来。

赵合习惯了他这副做派,也不催他回答,大抵乐师的行为总是怪异一些的。终日只与一钧木头打交道的,同常人没法儿一样!

一直到上完蜡将京胡收回樟木盒里,许长生才悠悠地说了句,“去吧”,低得如同一声叹息。

这小白脸真他娘的事多,赵合在心里骂道,但嘴上还是恭恭敬敬地回了句:“得,有许君这句话,我这回算没白来一趟。”

许长生又不说话了。戏园子与他是老营生了,赵合不担心许长生找不到地儿,于是起身告辞。

这就是为什么赵合看不惯许长生,嘁,区区一个乐师,好大的架子。园主把他当个宝就真以为自己有什么能耐了?一张脸长得比娘们儿还俊俏,不是小白脸是什么?也就园子里的那些眼睛长到头顶上的姑娘们好这一口,脂粉堆里的女人知道什么叫阳刚之气吗。赵合摇摇头,加快了脚步。


2
刀马旦
都说大嘉戏园里有三宝,琴师许长生,刀马旦宋意颐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园主。别的不说,就单是资历,这三人相识的时间比戏园子存在的时间还长。说这话是有点心虚的,因为园子出名也就这两年,更遑论有什么资历。出名在什么地方?一大班子人,从老生到正旦,清一色的女娇娥,这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城西百姓按例以女子在外抛头露面为耻,狐媚子讽刺之。但坊间盛传这戏园子原是一个有名官宦人家的私家班子,大户破落了才出来自谋生路。这么看来,就是女子演的戏,也平生出几分派头了。看客中有人指出这说法中谬误的地方,这戏园偏安一隅,分明是个有靠山的。于此再争执下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都是来听戏的,把注意力放在台上才是道理。瞧,最叫座的戏子刀马旦宋意颐踢枪甩棒着定格亮相,满场旋转,马鞭飞扬,英姿勃发。看台下叫好声连成一片,此起彼伏。宋意颐弯起嘴角,可转眼撇到垂头拉京胡的琴师许长生,她的笑容又垮了下去: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

宋意颐唱道。

这出戏讲的是劫后余生的女帅大胜归京都,却依旧遭受夫君冷遇,终于明白过来强求爱情的悲哀,也总归是弄清了这场自导自演婚姻的本质:傀儡师与傀儡。但是就连女帅也弄不清究竟谁是谁?以往宋意颐唱道这儿,总是在心里默默地将写这本儿的了然居士骂上一骂。见过大格局的人岂会拘于如此桎梏,哪会上赶着找麻烦?但如今她再唱此出,是心下一惊,竟暗合了她当下的困局!

“当时没有同他表露心迹就好了。”台后,宋意颐懊恼地想道。戏毕,许长生便拂袖而去,连半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戏中,女帅当即作出决定,一封休书将自己遣回娘家,绝不假手负心人!宋意颐自认没有这么潇洒。她虽本性豁达,不惦念生活中的琐事,也堪堪负了个品性高洁的虚名,是以能将女帅芣苡演得七分入骨像。她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与女帅相似的泥淖之中。女帅的夫君,也就是王籍,休妻后念及旧妻平常事,是悔不当初,连下三封情真意切的书信才将女帅唤回,与之举案齐眉。于此全剧终,故名《三信召妻》。

宋意颐望着镜子里的这张脸,思绪有点飘渺。一时觉得自己是芣苡,一时又认清自己是宋意颐。正胡乱自忖间,“咔嗒”一声将魂飞天外的她拉回原地,大概是戏中演王籍的姊妹推门进来了。

“屏嬗,你说芣苡为什么要回去啊?”宋意颐觉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没头没脑冒出一句。但她有点好奇屏嬗的回答,便站起身扭头望去。

许长生:“......”
身后的人叹了一口气,答道:“不该。”

宋意颐气结,正欲与这个让她爱恨交加的琴师好好争论一番,“咳咳!”对方急促的咳嗽声以摧枯拉朽之势让她瞬间败下阵来。好嘛,仗还没开打,女帅就先落荒而逃了。

“你怎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这话一出,字里行间的嗔怪之意将两人皆是吓了一大跳。宋意颐素来最是厌恶小女子撒泼讨娇那一套,但她这句话颇有此般意味,于是缄了嘴不做声。

“又气上了?”许长生把琴盒往地上一放,充满担忧地朝她看来。

宋意颐想起自己生病那会儿,许长生就是这样看着她,给她喂药的,可是他还是拒绝了自己。横竖都要难受,那时病死了才好哇,一了百了,了无牵挂。宋意颐双手环于身前,硬生生地做出了一个不愿交流的姿势。

“无论你想说什么,休想!”甩下这句话后,宋意颐阔步而出,毫无半点狼狈之态。

她忘了洗去妆容,许长生默默地想道。

 

3
园主
宋颂早就发现了那二人不对劲。骂也骂过了,劝也劝过了,敌方堡垒却还是坚若磐石,这让做大哥的如何是好。

宋小妹越发不理人了,许二还是那一副油盐不进,刀枪不入的鬼样子。宋颂能理解许长生的苦衷,但他心疼日渐消瘦的小妹啊。

宋颂抬头看天,只见一雁垂翼而过,缓慢如负沉疴。看似近在眼前,或许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一声箭响,那大雁发出哀鸣,直直落下。

宋颂打了个冷战,这或许是今年南飞的最后一只大雁了。

评论
热度(1)

© 鹤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