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系男子爱好者/沉迷吸鹤/猫派

【三日鹤】雨天

傍晚,第一滴雨水携着初秋甜中带涩的香气跌进了三日月宗近的茶碗。这位昳丽的大人未受惊扰,待抿下一口茶水后,他戏谑的声音才悠悠传来:“哦呀,是初秋第一重露,真是风雅。”

“倘若大包平在的话,恐怕要生气地摔茶碗了,他的眼里可容不下沙子。”开口的是古备前派风格的刀男子莺丸,他捧着茶,极目远眺掠过的几只林间鸟。

花丸位于山间,那位大人似乎偏爱幽静的田园生活,他的作风更是是深居简出。被召唤出来后,除了出阵外,一众付丧神平日里也听从主上的吩咐,靠喂马、耕种等农事打发时间。乍眼之下,与山间的一般家族无异。

雨下得大了些,林子越发幽深起来,绿意直逼人眼。天却蓦地沉了下去,被昏暗的云雾拢住了,困在这方寸之间。

“三日月阁下,这时节廊下似乎不是赏景喝茶的好去处。”话虽这么说,莺丸却是一分挪动的意思也没有,他的眼睛垂了下来,盯着一片茶叶,仿佛当下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了。

“哈哈哈,我看未必。话说回来,今天的茶格外香气扑鼻,甚好甚好。”三日月宗近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被雨润湿的右边的袖子似乎无法对他造成困扰。不过,他总是一副思考的样子,或许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天色已晚,不如……”三日月宗近放下茶碗,突然远处一个小小的白影跳进他那为人称道的弯月之中。

“……请莺丸阁下再为我续上一杯,有劳了。”

“喂——“远远就看见有人在挥手。莺丸手里的动作不停,抬眼望去:“是鹤丸阁下啊。没记错的话今天是鹤丸阁下与五虎退阁下畑当番,五虎退阁下是被一期阁下领走了,怎么鹤丸阁下耽搁了这么久呢?”

说话间鹤丸国永就来到了两人跟前,只见他头戴蓑帽,肩负锄头,常服已经湿了大半,形容间颇为狼狈。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看到如此不修边幅的我,突然出现有没有被我吓到呢?这个季节的雨说下就下,一眨眼的功夫……三日月宗近你不必……谢啦!”鹤丸国永将农具和蓑帽摘下放到一边,盘腿坐在三日月宗近让出来的地方。

接过三日月宗近递过来的茶,鹤丸国永急忙道谢并且接过来呷了一口:“莺丸你泡的茶真好喝,前几天我还和粟田口家的几个小朋友打赌,赌你喝的是什么茶,哈哈哈果然是乌龙茶。不错嘛,那几个小朋友很有眼力。”

“鹤丸阁下,需要我提醒你吗?我的茶叶都是由鲶尾藤四郎阁下准备的。”莺丸波澜不惊地端起自己的茶杯。

“哎呀真是不得了,竟然被那几个小鬼摆了一道!莺丸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板一眼啊。”说完鹤丸国永就不再吱声了,雨势又小了下来,本丸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亮了起来,雨线逐渐氤氲成一团淡黄色的雾气。

鹤丸国永的睫毛上还沾着湿气,一头白发也是软软地耷拉着,浸在一片金色中。虽然这会儿天色暗下来了,但是三日月宗近还是能看到鹤丸国永眼底溢出来的流光,同触目可及的一切景色交相辉映。

就像一片羽毛轻靠心尖,就等一阵风便可轻盈起舞。三日月宗近收回柔软的目光,将叹息声压抑在喉咙里。

率先打破沉寂的是莺丸,他起身,收拾好茶具:“三日月阁下、鹤丸阁下,当差的时间到了,我先行告退了。”

在三日月宗近温和的笑意和鹤丸国永的挥手中,莺丸似乎看见了夏日线香烟火之类的东西。

难怪,莺丸平静地想。

雨又开始下了,鹤丸国永发誓他听到了雨滴砸在青石板上然后飞溅开的清脆的声音。说出来会显得很蠢吧,他暗暗地想,三日月宗近不像是会喜欢听这些与其说是陈述倒到不如说更像孩子气的宣告的人。毕竟是天下五剑啊,不知道和他聊些什么,普通的话题他应该不感兴趣吧?是不是可以找个借口离开了?鹤丸国永的思绪随着水滴溅开,再也聚不回来。

“啊啊,真是无聊。”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抱怨的话已经脱口了。

“对不起啊,让鹤丸感到无聊了。”三日月宗近垂着头,看上去情绪不高的样子。

“不不,抱歉,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请见谅。只是想到大家最近都警惕了很多,令人惊喜的惊吓也显得不合时宜,心有所感而已。啊啊,毕竟已经是秋天了啊,或许大家都在感时伤夏。”鹤丸国永向后撑着手,刚好廊檐的雨滴落下,发出“啪”地一声脆响。

“若是不介意的话,老爷爷我倒是愿意帮助鹤丸给大家带去惊吓。爷爷我也喜欢看到孩子们的笑声,如同夏日里那般清爽。”三日月宗近眉眼弯起,真心实意地建议道。

鹤永国永有一瞬间的晃神,然后倏然睁大眼睛,咧开的嘴倒是先一步表明了主人的态度:“哈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三日月宗近也有这般孩子气的一面!乐意之至!”

风起了。

评论
热度(26)

© 鹤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