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系男子爱好者/沉迷吸鹤/猫派

三日鹤脑洞两则

1.三日鹤对白

 ...............(鹤丸国永在对三日月宗近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鹤丸国永看向三日月宗近):怎么了?是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三日月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


(三日月宗近垂下眼睑,捧着茶杯):抱歉,鹤的一根睫毛好像黏在眼睛下面了,但想仔细分辨的时候又不见了,让人有点在意啊。是鹤太白了吗?


(鹤丸国永十分好奇):在哪?是在这吗?


(三日月宗近探向鹤丸国永的眼睛下方,鹤丸国永避闪不及):唔,你的手好冰!茶水冷掉了就不要喝了。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2. 黑爷脑洞


鹤丸是后面来到本丸的,爷爷被他的活力和洁白所打动。

爷爷欺骗鹤,宣称鹤对他拥有的好感和敬意便是人类说的爱。

利用重伤的机会使得鹤接受自己。

在鹤第一次负重伤归来时抱了鹤。

爷爷说他想要用大得看不见的笼子把鹤囚禁起来。


“这怎么会是一种剥夺呢?”三日月抿了一口茶水,“这是自由啊。” 


评论(2)
热度(20)

© 鹤隐 | Powered by LOFTER